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761棋牌 > 成为明军 >

为什么永乐年间还曾横扫草原的明军三大营会在土木堡战役里如此不

发布时间:2019-06-22 20: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打仗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但这次战役完全就是一个不懂兵法战术的太监瞎指挥,结果造成了几十万大军死伤过半、明英宗被俘的局面。

  瓦剌的太师也先给明朝进贡了一群优良的马,本想骗一波赏赐,但是如今的明朝由太监王振当政,这王振就抠,减少了赏赐,也先发毛了,挥军南下,直击北京。

  那时的明朝还是非常强大的,王振就蛊惑英宗说:您该亲自出征,威慑瓦剌,这样他们才不会放肆。

  大军的实际指挥者却不是英宗,而是王振,王振哪里会指挥啊,光想着逃跑和怎么让自己出名了。

  先是在大同撤军,后又将撤退路线改到自己家乡去,生怕自己家庄稼被踩了,又原路返回在怀来城外驻扎。

  也先利用士兵们的求水心理,先假装退兵,王振看见瓦剌退兵了,下令把军营移到水源边上去,士兵们前仆后继的去饮水,结果瓦剌军队乘势而上,士兵们仓促应战,还没组织起来就被瓦剌军队击败了,官兵损失10多万,数员大将、朝廷官员被杀,就连英宗也被俘虏了。

  打仗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明朝的这次失败与宦官王振有脱不开的关系,让一个不懂兵法的人指挥军队,这无异于让士兵们去送死。

  作为明成祖登基后苦心打造的精锐部队,15世纪初多次横扫草原的明军三大营,确实是当时名震天下的劲旅。那为什么在土木堡战役里打成这个熊样?主要原因,就是以下几条。

  后人说起土木堡惨败,常渲染“明军五十万大军被瓦剌两万人击败”。但以《蒙古源流》等资料记录,瓦剌这次全面进攻,投入到土木堡战场的部队,保守也在五万精锐以上。那么明朝呢?所谓五十万大军,只是一个虚数,以当时大臣李贤的估算,真实数字最多二十万,且其中屯军很多,有经验的作战部队很少。

  那么精锐部队去哪了?后来使臣杨善去瓦剌捞明英宗时,面对瓦剌人询问时,也做出了回答:彼时官军壮者悉南征——调往南方战场了。

  看看土木堡前后的情况就知道,瓦剌这次大举入侵前,明朝当时正深陷南方两个战场上,西南有屡起屡平的麓川之乱,东南更有震惊福建江西的邓茂七之乱。三大营的精锐骑兵步兵部队,主要奔赴了麓川,而神机营的精锐部队,则由陈懋等人带到了福建平叛,直到土木堡惨案后才调回来。可以说,当时被明英冒失带到前线的三大营,就是这么个空架子。

  虽然“主力缺阵”,但不争的事实是,作为明朝军队的头号劲旅,土木堡惨案前的三大营,实力已经严重缩水。其中最坑爹的一个原因,就是越演越烈的腐败。

  明英宗的执政年代,正是明王朝卫所制度越发崩坏的年月,军队也是腐败丛生。明英宗登基至土木堡惨案爆发的十四年里,各卫所哗变逃亡的事情时有发生。仅正统三年一年,兵部在册的逃兵数量,就多达一百万人以上。

  而作为其中最精锐的三大营呢?就连装备问题,竟都偷工减料严重:比如神机营所用的盔甲,正统四年时神机营领到六万多件盔甲,居然大多数都是残次品。三大营部队每年仅战马的缺口,就达二万多匹。更拜明朝越演越烈的走私风气所赐,许多明朝军官,竟把明朝武器偷运给瓦剌换钱。以至于瓦剌进攻明朝时,其精锐部队竟用明朝的火铳,向明军凶悍射击——都是偷运来的。

  虽说土木堡战役前,三大营实力已经严重缩水,但如果复盘在土木堡的表现,必须说,这支三大营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

  当明英宗败退到土木堡后,以当时史料记载,三大营部队迅速构筑起了防线,甚至在瓦剌抢先一步断水的情况下,三大营依然坚持了整整一天,断水的情况下没有哗变。大的战斗《蒙古黄金史纲》里也记录了当时明军的表现:“汉人筑起重围,无法接近”。

  虽说后来瓦剌以假意谈判迷惑明朝,骗得明军“移营就水”,趁机发起强攻,造就了活捉明英宗的土木堡之变,但三大营顽强的作战素质,却不能被否认。

  只是,这样坚韧的部队,在明英宗一连串坑爹的治国表现加荒唐指挥面前,却是那样无力!

  明军三大营,是明朝的禁卫军,三大营分别是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明军三大营又称京营,主要任务是守卫明朝的都城并跟随皇帝出征,是明朝最精锐的部队。

  同样一支军队,为什么在永乐年间可以跟随明成祖横扫蒙古草原,而到了正统年间,却在土木堡之变中惨遭失败,几乎全军覆灭呢?主要原因有两点。

  明朝建立之后,元朝统治者退居蒙古草原,蒙古诸部也随之发生分裂,从东到西,分为兀良哈、鞑靼与瓦剌三大部,这三大部之间互有矛盾,经常发生内讧,这也为明初统治者亲征漠北,削弱蒙古诸部的势力提供了便利。永乐年间,明成祖五次亲征漠北,主要是攻打鞑靼部与兀良哈部,只有第二次亲征是攻打瓦剌部,明成祖五次亲征,削弱了鞑靼部的实力,但并未彻底解决明朝北部的边患问题,反而为瓦剌部的崛起提供了时机,到了明英宗时期,攻打明朝的正是瓦剌部,而且此时的瓦剌部已经基本统一了蒙古草原的东部地区。

  永乐年间时期,明成祖朱棣亲征漠北,面对的是一个分裂的蒙古诸部,而正统年间,明英宗面对的则是一个统一的蒙古诸部,况且,永乐年间,明朝处于全盛时期,而到了正统年间,明朝开始出现武备废弛的现象,明朝与蒙古诸部的攻守形势发生变化了。

  攻守形势的变化还可以从土木堡之变之前的一场战役中看出来,公元1449年,也先召集蒙古诸部,下令兵分四路攻打明朝,对明朝北部九边重镇发起全线战争,东部攻打辽东,中部攻打宣府,西部攻打甘州,自己则率主力军攻打大同,企图与明朝决一雌雄。

  明朝边防军与也先的蒙古骑兵在阳和发生了一场激战,明朝军队惨遭失败,全军覆没,在这种形势之下,明英宗才开始准备御驾亲征,因为明朝最精锐的部队就是三大营,三大营的最高指挥官就是明英宗。

  明帝国与瓦剌部在公元1449年的这场战役,绝对不是蒙古骑兵对明朝的一次简单骚扰,而是瓦剌统一蒙古东部以后对明朝发起的一次具有决战性质的战役,这也是明英宗不得不率领明朝最精锐的部队进行御驾亲征的重要原因之一。

  明成祖朱棣戎马一生,具有丰富的军事指挥经验,而明英宗从小在宫闱之中长大,没有多少军事经验,同样一支军队换了最高指挥官,也有可能因为指挥不当的原因而出现战败的现象,土木堡之变的惨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明英宗缺乏军事指挥才能所导致的,历代史学家都认为明英宗御驾亲征遭到惨败是因为宦官王振擅权所导致的,王振出于私人目的,屡次更改行军路线,使得三大营不幸遭到蒙古骑兵的合围,但无论怎么样,都是明朝的军事指挥系统出现了问题,而不是三大营失去了战斗力。

  明英宗率领军队,从京师出发,过居庸关,浩浩荡荡来到大同,沿路希望寻找到瓦剌部的主力与之决战,到了大同以后,听闻前方战败的消息,瓦剌军来势汹汹,感觉形势不妙,于是决定原路返回京师,由于蒙古骑兵在北方,这个时候,明英宗选择从东南方向的紫荆关返回京师是最安全的,但是三大营快要行军至王振的家乡蔚州时,王振怕大军在行军途中会踩踏他家乡的庄稼,于是临时改变行军路线,让几十万大军调头从东北方向进入宣府,这等于是让明英宗自投罗网,因为此时也先的部队正在北部一带寻找明军的主力。

  当军队到达宣府以后,明英宗应该固守宣府城,以逸待劳,并寻找战机与蒙古骑兵决战,或者快速行军至怀来城,过居庸关进入京师,以确保明朝主力部队的安全,但是明英宗既没有固守宣府城,也没有快速进入居庸关,而是在土木堡一带停留了,而之所以要在土木堡一带停留是因为要在这里等一千多辆的辎重车到达,土木堡虽然地势比较高,但是没有水源,为日后明军的战败埋下了伏笔。

  也先的瓦剌军包围了土木堡的明军主力,但是却不能与之决战,原因就是明朝精锐部队战斗力还是比较强悍的,人数也比较多,冒然决战难以取胜,于是,也先派出使臣诈和,明英宗竟然同意了也先的议和要求,瓦剌军队稍稍后退,明军主力便准备离开土木堡,当明军行动之时,瓦剌军突然返回,杀了明军一个措手不及,明军三大营虽然战斗力尚强,但是由于冒然开拔,整个军队的阵势处于严重的混乱状态,让蒙古骑兵寻找到了战机,由于蒙古骑兵进攻处于混乱状态的明军,从而导致了明军三大营死伤惨重,损失殆尽。

  综上所述,明军三大营在永乐年间可以跟随明成祖横扫蒙古草原,而到了正统年间,却在土木堡之变中惨遭失败的主要原因并不是三大营失去了战斗力,而是明英宗指挥失误所致,明朝进入到明英宗时期,确实出现了武备废弛的现象,但是从整体上来看,明朝的军力还是十分强盛的,如果明英宗能够指挥得当,明军三大营很有可能取胜,明朝的武备并没有废弛到不堪一击的地步,这在后来的京师保卫战中也可以看得出来,也先在土木堡打败了明军的主力部队,但是却无法攻下明朝的都城,而守卫明朝都城的士兵并不比三大营的战斗力强,说明土木堡之变的惨败更多的是明英宗指挥失误造成的,当然明军在土木堡之变中遭到惨败也与瓦剌部的再次强盛有关。

  当明军被十多万蒙古骑兵(蒙古骑兵兵力的考证请看我出版的《明帝国边防史》一书)合围到土木堡时,还是有对峙和战斗的。

  根据《蒙古黄金史纲》记载:早途相遇,汉人筑起重围,无法接近。也先太师佯为退却,却另派出后哨,待汉人从战壕里出来,也先太师反击,汉军大溃,除三百人不曾离开阵地以外,余者均遭屠戮。

  可见在八月十三日成国公朱勇等人战败以后,明军移动至土木堡,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地修筑起了能满足十几万人作战的堑壕和工事,和瓦剌军进行对峙,以至于也先军队无法接近。《鸿猷录》中也有明军“甫逾堑”的记载,可以和蒙古方面的史料进行对应。

  明军既然战阵严谨,准备充分,为何会在土木堡之役一败涂地?其问题就出在明蒙的议和上面。明军由于筑起壕堑,蒙古人无法接近,明蒙双方就这样僵持了将近三日。此前瓦剌已占据桑干河上游,切断了明军的水源,但是明军在无水状态下依然坚持三日而不崩,足以证明明军的纪律和实力依然不俗。到了八月十五日,瓦剌突然派出使者,到达明军阵营,持书议和。明英宗命令曹鼐同意其议和,复派遣二人送还瓦剌使臣。在亲征军看来,形势一开始转好,这次的结局也许跟“白登之围”和北魏皇帝被柔然围困一样,都是有惊无险而已。但是此后,明代史书中却统一笔锋一转,直接写到了明军大溃败。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何处?明军为何要突然移营?在蒙古人尚未表态、两军尚在对峙的当时,越过壕堑的明军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我们要从蒙古史料中窥见端倪。根据前文所述,也先在围攻明军不成以后,有这么一段记载,“也先太师佯为退却,却另派出后哨,待汉人从战壕里出来,也先太师反击,汉军大溃”。如果把明蒙史料串联起来,那么当时情况就非常清楚了。

  也先根本就没有打算和明军议和,从一开始就准备完全吃掉这支明军。也先佯装议和,派遣使者到明军阵营示好,曹鼐和另外护送瓦剌使者的人到达虏营以后,必然得到了也先撤军的承诺。于是也先佯装撤军,饥渴交加三日的明军看见也先撤军,因此明军指挥官做出了错误的决断:他们最终相信也先的诚意,开始走出工事,进入行军状态。

  但是没想到,明军刚刚越过壕堑,也先大军突然回转,“四面击之”,把正在越过壕堑、营伍不整的明军打了一个措不及防。按照《明帝国边防史》的计算与考证,当时明军的总兵力大约在十三万左右,而瓦剌军则集结了十三万骑兵。

  十三万步兵和大量随行非战斗人员离开工事掩护、不成队列,在平原上遭遇十三万骑兵突袭,其结果可想而知。当时蒙古军大呼:“解甲投刃者不杀!”,也先的这一举动成为压垮饥渴交加的明军的最后一根稻草,失去了防御工事的明军放弃了最后的抵抗,土木堡之战,明军就此战败,明英宗被俘。

  其实游牧民族这种诡诈之术不是第一次了。早在“白登之围”中,匈奴的冒顿单于就假装听从阏氏的劝告,故意放开围困一角。其实《孙子兵法》曾经说过“围师必阙”,强调包围敌人时,为防止敌军产生拼死作战的决心,要虚留缺口,以动摇敌军指挥官的意志,涣散敌军士兵的斗志。更重要的是,虚留缺口并非放任不管,而是要在敌人逃跑时,发动致命一击,使敌人在仓促逃跑过程中陷入覆灭。冒顿单于和也先这样的草原枭雄都应该没有读过《孙子兵法》,但大草原上残酷的生存竞争却无时无刻在教授着他们这种战争哲学。

  但是久经战阵、老谋深算的汉高祖刘邦可不是明英宗这种热血小青年所能比拟的。刘邦采用了陈平的战术建议,让士兵手持强弩,以战斗队形,徐徐撤出围困。匈奴看没有可乘之机,才最终解围撤走。如果明英宗仔细研究过这段历史,或者不那么轻信也先的许诺,也许土木堡之战的走向就完全不同了。但历史就是历史,明帝国惨败于土木堡!

  所谓“三大营”,指的是明朝的京军,一是五军营,主要是步兵队伍,来源于朱元璋时代的五军都督府下属的48卫京军,明成祖朱棣即位之后,将其员额增加;二是神机营,主要是火枪和大炮队伍,明朝征讨安南的时候得到了一批西洋火器,加以仿制,组建了一支精锐队伍;三是三千营,主要是塞外投降的蒙古骑兵组建的,他们一般被明人称为“鞑官”,也写作“达官”,北京广安门外还有个地铁站,名叫达官营站,应该就是当年三千营的营房。

  这三大营是明军的精锐,战斗力曾经很强。永乐年间出征漠北,宣德年间扫平汉王,都是三大营立了头功。为啥在明英宗土木堡之变的时候不堪一击,被蒙古骑兵切西瓜一样消灭呢?

  抛开明英宗、王振指挥失当等原因,单独分析这一支军队自身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明朝没被老朱杀掉的功臣、勋贵的后代,基本上都在三大营解决编制了,主要是三大营待遇好,不会拖欠工资,一般没啥危险,很少上前线(土木堡那算是中彩票了)。他们占用领导职数,晋升也快,上战场一刀一枪的军官们肯定有怨气,影响战斗力。

  三大营的指挥权逐渐被宦官把持着,他们被称为“镇守内臣”,后来在斗争中,也有些文官安插进来了,加上原来的武官,领导层就有三种领导身份,文官看不起武官,宦官看不上文官,互相掐,指挥权不一,但归根到底还是公公们说了算,这些人也不懂军事,练兵也不会,还喜欢瞎指挥。

  土木堡之变前夕,《明英宗实录》里记载了,明朝监察官员曾经发现“三千等营管队官旗,不以军务为重,往往将富壮者纵放,贫弱者在伍。”

  啥意思,就是三大营队伍里,强壮的士兵都被军官们派去垦荒种地去了,留在队伍里操练的都是老弱病残。种的粮食赚的银子,都归军官私分。这样的队伍咋打仗?拿火枪的都去扛锄头了,还美其名曰这是大明太祖高皇帝的祖制——屯田。

  正因为这些原因,加上土木堡之变那种千年一遇的大变局,老朱家一百多年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底就被掏空了,从此明军再也没有动进攻北方了。

  虽然后来,于谦等有识之士对三大营进行锐意改革,但还是积重难返,再也不能恢复永乐年间三大营的勃勃生机和顽强意志了。

  以最为有名的神机营来说。使用早期火门枪的步兵,基本上只有在野战之中负责散兵作战,或者是在守城战中射击。离开完整的工事或重步兵保护,则在漫长的填装过程中,非常容易遭到敌军打击。所以真指望神机营去对付精锐的敌军骑兵,其实胜算很低。

  其次就是五军营。这支部队就是将全国最强的兵马,调集到中央,成为中央军。所以在一代人之后,出现衰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至于三千营,也是一个道理。不同的是,三千营主要由招募的蒙古人组成,战斗力很强。但问题是第二代之后,这些蒙古人的骑兵,可能会不如父辈们来的猛烈。明朝一贯喜欢依靠各种手段来压抑和消灭非儒家文化群体。蒙古人留在内地,很快就会被同化。一旦同化,那么维持勇武战斗力的生活方式也随之消失。

  最后,朱棣的所谓光辉战绩,更是言过其实。这些战斗大都是依靠大量部队,取得一个绝对数量优势。然后浩浩荡荡的开拔,一个敌人也遇不到,再声势浩大的回来。基本上等同于对内的武装示威游行。

  而蒙古人呢?在朱棣阶段,还处于元末奔溃后的恢复期。在朱棣的示威面前,自然果断选择避让。等到瓦拉崛起,这个时候的蒙古人,已经有了初步反击明朝的势力。而三大营则早就在2代皇帝任内,变成了彻底的鸡肋部队。

  王振此人,是成年后自己净身入宫的,他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文化应该还不错,有老婆,有孩子。这样一个有文化的人,养活一家老小毫无问题,为何甘愿净身入宫,原因已不可考。王振入宫后,那在一群文盲的太监里面,简直是鹤立鸡群,所以很快就出人头地了。当时的宣宗朱瞻基,见他文化不错,就把他派去指导太子读书了。

  王振不是真当太子师傅,但是以他的学识指导太子朱祁镇倒是绰绰有余。这样牛逼的太监我倒是还记得一个,赵高。赵高文化放现在那就是北大教授,他是胡亥的老师,所以胡亥很听他的话,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赵高杀了始皇帝所有的儿子女儿,包括胡亥,可以说是始皇帝的皇子皇孙都被他基本杀光了,然后他还把强秦送上了末路。而王振也是这样一位牛逼人物,差点葬送了大明江山。

  明宣宗历史上称他为蟋蟀皇帝,但是他把大明治理的井井有条,他跟他爹明仁宗,并不比西汉孝文、景二帝差。宣宗死后,还给儿子留了三个牛逼人物:三杨。成祖皇帝是一个喜欢打仗的皇帝,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去打仗的路上。所以说,永乐盛世主要的功劳是当时的太子朱高炽以及三杨的功劳。自己的学生上位后,王振的好日子就来了。没过几年,压在王振头上的张太皇太后死了,而三杨死的死,老的老。他在朝中后宫再无敌手。从此,王振排除异己,拉帮结派,权倾朝野。有个例子,洪武皇帝曾经在宫门口立了一个石碑,上面写的话类似于宦官不得干政。王振派人把这个石碑扔了,满朝文武屁都不敢放,敢放的都下大牢了。

  王振此人,很有志向,跟南宋韩侂冑一样,但能力不足。志大才疏的人很多,而掌权人志大才疏,那么带来的就是灾难。此时的北方,已经不是蒙古人的天下,而是瓦剌的天下。瓦剌的掌权人物,是太师也先。也先此人,政治厉害,军事更厉害,我觉得他跟皇太极差不多。当时名朝跟瓦剌经常通商,王振因为也先没有给他行贿(可能是故意的),就把瓦剌人的商品统统没收了。好嘛,人家正在厉兵秣马呢,你马上就给人借口了。瓦剌很快就发兵进犯了。

  瓦剌进攻的消息传到北京,王振就开心了。这可是他建功立业,名扬千古的好机会啊。他是太监没有资格领兵,所以就怂恿小皇帝朱祁镇。好嘛,朱祁镇这头猪,居然被鼓吹着亲自带兵出征,而实际的军事指挥权是王振。那么对比一下,瓦剌是南征北战的行家也行领军,大明是两个废物统领,还没打就输一半了。

  王振可以说是毫无军事指挥才能,又喜欢炫耀,犯了很多军事上的错误。第一个就是,仓促起兵。瓦剌进攻到大明出师,只有半个月,算上来回时间差,可以说,大明也就5、6天的调兵时间。明军号称50万,实则20多万,精锐尽出了,尤其是三大营中的神机营,那是非常先进的火枪火炮部队,是骑兵部队的噩梦。话说大明出关途中,王振秉着衣锦还乡的理念,居然命大军改变行进方向,绕道自己的家乡,想回家乡耀武扬威。王振的家乡在河北,绕一下也没多远。可是,偏偏行军一半的时候,王振突然善心大发,认为大军途径老家,必定扰民,还会践踏家乡的庄稼,又再一次下令绕道。很不幸,被王振这么一折腾,加上天降大雨,明军军心涣散,疲惫不堪。

  另一边,太师也先很快就意识到了明军统领的无能。率先发动进攻。明朝派出先头部队5万多人迎击,却中了也先埋伏,全军覆没了。瓦剌的军力大概是5万左右,明朝满打满算最少还有15、6万呢,明军的胜算还是很大。然而,王振又一次抽疯,在大军离土木堡只有20多里的地方驻扎下来,居然不进城。这个命令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二战时候,敦刻尔克大撤退之时,希特勒也是突然下令部队停止前进,活生生放过敌人。这一停顿,瓦剌部队很快纠缠上来,不过没讨到好。战事胶着之际,也先突然下令部队撤退,并派人同明军讲和,王振再一次自作聪明,居然想借着谈判拖延时机,让部队放弃防御工事进行转移。这是他最后一次自作聪明了。很快,瓦剌的骑兵大队追了上来,而明军经过一系列折腾,终于崩溃了,瓦剌军一路砍瓜切菜,明军连敲GG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全军覆没了。什么三大营,什么各种颇有能力的将领,什么兵部尚书,什么皇帝,全部白送。可惜王振运气好,被士兵哗变砍死了。

  所以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土木堡一役,是明朝军事的转折点,从此元气大伤,朱棣那天下无敌的三大营,灰飞烟灭。尤其是神机营,领先欧洲的火炮军,火枪兵理念几百年。神机营原本是骑兵的天敌,可是到了明末,满洲人的火枪火炮碾压明朝数倍。祖宗造的孽,子孙来偿还。

  公元1449年,明英宗在书记处书记王振、国防部长(兵部尚书)邝埜、民政部长(户部尚书)王佐、

  英国公张辅,奉宁侯陈瀛,驸马都尉并源,平乡伯陈怀,襄城伯李珍,遂安伯陈埙,修武伯沈荣,都督梁成、王贵、邝野,学士曹鼐、张益,侍郎丁铉、王永和,副都御史邓棨等

  三大营部队(有着光辉战绩优良传统部队,在永乐年间还曾横扫草原)。三大营分别是;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明军三大营又称京营。共计十五万人,号称五十万人。

  不想被蒙古瓦刺的也先知道了,也先同学非常好客,一定要把明英宗请去家里吃饭,王振哥哥表示蒙古人穷路远一再不让英宗去。也先大怒当场杀了王振哥哥。英宗没办法只好去做客,宣布明军三大营仪仗队员就地解散,其余官员各自回家。到了蒙古瓦刺地区也先同学盛情款待,每天好肉好酒,莺歌燕舞。明英宗玩了一年多才回明庭(完)

  三大营的主力估计在朱棣时期还是那些色目人和蒙古人,他们的军事素质还是不错的,最起码能够和塞外的蒙古人拼上一拼!朱棣对外北伐漠北时期,长时间依靠的是色目人和蒙古人的将领和士兵,汉地的军官和士兵基本没啥用!

  而为什么到了土木堡的时候,三大营就不行了?这里面和朱棣以及朱元璋对待色目人和蒙古人的政策有关系!朱元璋以及他后面的皇帝朱棣,对于他们手下的色目人和蒙古人基本上采取利用加限制的政策!利用,是利用这些人的军事素质,对外战争,而限制则是禁止他们族内通婚,必须要娶汉女,改汉姓,后代也要尽量用儒家的思想来教育!这种政策的结果,就是这些色目人和蒙古人他们的家族传统无法传承,而祖上的武技也不能传承到自己的后代或者说不能完全传达自己的后代,这些人的整个素质就开始不断的退化!到了土木堡之变的时候,这些人的力量已经衰退到了跟蒙古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如果打那种阵地战和守城战,他们还可以跟蒙古人拼一拼,如果打野战的话,就完全拿不出手了!而英宗皇帝在土堡的时候就是把这些人拿去送死!

  答案非常简单,领导不同,昏庸的领导会把好兵带沟里去,才能高的领导会把人用到恰到好处。明英宗就是实打实的蠢货一个,傻子带兵要是能打赢对手得多弱。朱棣那是马背皇帝,名副其实的雄狮比他爹朱元璋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归根结底还是领导人换了。

  谢谢邀请。首先,胜败乃兵家之常事,不可能存在永胜不败的队伍。在当时的环境下,瓦喇兵力正盛。而明王朝这边,随着能征善战的朱棣死去和一大批名将相继老去,明军正处于青黄不接的地步。而长年征战的也先也非从小在皇宫里长大的明英宗能比得上的。其次,君臣于征战这一事件失和,英宗为了避免群臣再度反对,紧急召令出征,硬生生把生米煮成熟饭。但明军的粮草物资并未准备齐全,犯了兵家之大忌。再次,出征之后明军的情报工作并未做好,敌在明我在暗。瓦喇对于明军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明军出征后不久,瓦喇大军突然奇迹般消失。明军却对瓦喇总共有多少兵力,主力在哪一无所知。明军出征转了一个大圈并没有找到瓦喇军主力,加上粮草不足,不得不后撤。最后,也先过于狡猾。明军被围后,原地驻防。也先一时攻打不下。派人假意求和,英宗信以为真,加上明军也缺粮缺水,不得不议和。也先假意撤军,又累又饿军心又疲乏到极点的明军一离开阵地后不就就被瓦喇军赶上,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公司名称: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http://jamesecons.com/chengweimingjun/12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